黄山股票配资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神20号:空房间(26)

作者:洛予以字数:2627更新时间:2020-06-29 20:12:58
    “你可以让我跟苍冷再见一面吗?”

    “当然,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夏沐难得的优柔寡断了一回,她只是单纯的想跟苍冷告个别。

    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至少在跟夏沐有关的事情上,苍冷没有一点对不起她。

    让夏沐像个没事人一样,看着苍冷一点一点坠入黑暗,抱歉她做不到。

    如果一次见面就可以让苍冷不那么绝望,那么夏沐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当然可以,等下我安排你见一面,只是时间我只能给你争取十五分钟。”

    之前其实没有这种先例,正常情况下在犯人被成功抓捕拘留之后,才会有人安排探监时间,提前见面不符合规定。

    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如果可以的话,明诚也想给苍冷一个机会。

    这个时候夏沐的出现,对于苍冷而言,会不一样吧。

    等到苍冷在笔录上签字画押之后,池枫就退了出来。

    苍冷坐在原地,眼眸低垂,动都没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沐缓缓的走进,坐在对面,迟迟不知道怎么开口。

    熟悉的整点报时响起,夏沐这才下定决心。

    “下一次不要再冲动了,苍冷不要再为别人活了,你也该为自己活了。”

    夏沐说完,气氛又一次陷入凝固。

    直到十五分钟结束,苍冷始终没有抬头看夏沐一眼。

    夏沐的脚步略显沉重,得到的却只有一声对不起。

    等到夏沐的身影彻底消失,对面才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头,你说苍冷是不是也挺可怜的。”池枫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穷凶极恶之人,大多都是被命运逼到那个份上的可怜人。”

    “只是在十字路口,有人选择了堕落,有人选择了浴火重生,罢了。”

    “疯子并不是天生就是疯子,只不过没人教会他们去爱,没人愿意伸出援手。”

    “任凭他们在黑暗当中挣扎,然后一点一点被黑暗吞噬。”

    明诚拍了拍池枫的肩膀,向后挥了挥手离开了。

    事情结束之后,明诚开车带夏沐回家,经过超市特意购买了一堆食材,准备晚上吃火锅。

    封雪打电话来特意关心了一下夏沐的身体,然后拐着弯的询问着苍冷的情况。

    夏沐对封雪的关心表达了感谢,关于苍冷的事情也就说了事实的部分,至于喜欢那部分被夏沐隐藏了起来。

    手机那头的封雪有些气愤,“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料想到长着那样一张脸的苍冷会是杀人犯。”

    “现在我只要一想想,就感觉浑身发毛。也得亏我命大,不然可能早就被害死了。”

    “面子上装的无比温柔,实际上极狠。”

    “做了那种事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上学,简直吓死人。”

    “好在这种人会被直接判刑,学也上不了,总算是安全了。”

    “每个人的路都是她自己选择的,而她自己也接受了结果,没有人有资格评价。”

    说完,夏沐就挂断了电话。

    当然这只是开始,剩下的五个人都开始连番轰炸。

    电话内容无外乎都是对苍冷的谴责,没有一丝的情谊。

    明诚看着夏沐接完电话,才开口道,“你的朋友们看着都挺关心你的。”

    夏沐将手机随意摆在车里,整个人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明诚你说我是不是同情心太过于泛滥了,明明苍冷就是凶手我却对她始终讨厌不起来。”

    “甚至在其他人指责她,说她坏话的时候,我居然还会有种想要为她说话的冲动。”

    明诚见此道,“正常的,毕竟你们朝夕相处了那么久。”

    “所有人在评价其他人的时候,永远无法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上。我们难免会被其他因素所影响,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每个个体才是独立又不同的。”

    “所以说那些从他们口中说出的对苍冷恶意满满的话,是一时害怕所为,还是从始至终他们就是那样想的。”

    夏沐很困扰,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其实,如果不是真相证据都摆在眼前,恐怕我也无法将杀人这样的罪名跟苍冷联系起来。”

    “平日里她虽然话不多,但是看向大家的眼神皆是温柔,没有一丝的恶意。”

    “因为有苍冷的存在,就像给团队注入了一剂润滑剂一样,很少吵架。”

    “可偏偏就是所谓的朋友,在只窥探到一点问题就对她恶语相向,难道友谊全都是中国股市 来的吗?”

    夏沐不理解,也不想理解。

    她并不否认在王媛的问题上苍冷的确做错了,如今她也会为了她的错误付出代价。

    可是在其他方面,她没做错什么,有必要将人一杆子打死,而忽略掉她本身吗?

    归根结底,苍冷也只是一个可怜人。

    不会爱,也没人教会她爱。

    明诚拧着眉,“这个问题我确实没有办法给你答案,而且没有人可以给出。”

    “小沐,人是复杂的,衍生出来的友谊同样也是。”

    “我们无权去判断别人的想法和行为,说不定对于那人而言,那是当时她最好的选择。”

    “万事万物都要一个结果未免活的太累,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无愧于心罢了。”

    明诚也无法给出夏沐一个好的建议,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明白。

    “不过,你最近还是小心点。”

    “我之前一直以为苍冷就是那个威胁你的人,可是如今看来,我猜错了。”

    明诚其实并不想这么早的告诉夏沐真相的,可是眼看着夏沐的注意力如今统统被转移了,明诚担心。

    担心趁着这个放松期,有人趁虚而入。

    夏沐一下绷直了脊背,神情严肃,“如果不是她,那还会有谁?”

    “是谁想要我的命?”

    明诚揉了揉夏沐的脑袋,“或许还会有另外一种可能呢?”

    “之前,我一直认为凶手的目的是想要恐吓你,然后趁机动手。”

    “可如果她只是单纯的想让你从家搬回学校住呢?”

    “恐吓并不是目的,而结果才是。”

    “照常理来看,处于恐惧当中的人首先会寻找依靠,一般是亲人或者是朋友。”

    “对你而言,寻找朋友绝对会是第一选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联合创融

1号配资

浙嘉炒股配资

和县股票开户

助盈投资

抚顺股票配资

漳州配资

大牛时代配资炒股

大牛

厦门配资开户